外籍看護工成照護主力,長照政策恐無人用而失敗

白天的臺大醫院舊館很熱鬧,除了販賣早點的小販、販賣大誌的街友、坐在輪椅上賣玉蘭花的阿姨外,還有一個個拿著傳單的男女要路人留步,為的就是推銷月薪僅新台幣1萬5840元的外籍看護工,並強調即使算上假日加班費、就業安定費等等雜項支出,1個月也不過2萬出頭。此景反映出的,正是台灣血淋淋的長照現況─外籍看護工取代國家福利政策,成為照護主力。

台灣長照體系依賴外籍看護工早已不是新聞,儘管立法院5月中三讀通過《長期照護法》,號稱能讓80萬家庭、上百萬人受惠,但根據衛福部統計,全國長照人力仍有4萬人的缺口,在看護人力嚴重不足、且長照法保留家庭自行聘僱外籍看護工的雙軌制之下,家庭照護者團體或者移工團體都擔心大部分家庭仍會選擇自行聘僱外籍勞工,依舊無法改善照護品質及移工的勞動權益。

台長照過度依賴移工 逾4成未休假淪奴工

「談長照怎麼能不面對外勞問題?」台灣國際勞工協會(TIWA)秘書長陳素香如此問道。長期關注移工權益的陳素香指出,根據中華民國家庭照顧者總會(家總)的資料,全台有長照需求者約70萬人,其中由家屬自行照顧者約佔65%,共45萬5000人,聘請外籍看護工者約佔28%,為20萬人,使用機構者約4%,剩下3%才是使用政府提供的長照服務者,而目前社福類移工數量已達22萬人,可看出台灣長照的主力來源,除了家屬便是移工,尤其移工數量近年更有逐年上升的跡象。

陳素香指出,這22萬名家庭看護工不適用《勞基法》,加上住入雇主家使得工作場域與私人場域不易區分,平均下來每天工時高達17.72小時,且因照顧病人沒有假期,有44.7%的人來台後不曾休過假,勞動處境與奴工沒有兩樣!

「政府有什麼辦法,能說服大家放棄僱用24小時隨侍在側的外籍看護工,轉而使用政府規劃的長照人力呢?」陳素香表示,若《長照法》仍保留個人可聘用外籍看護工的雙軌制,那大部分的家庭仍會選擇便宜耐操且24小時隨侍在側的外籍看護工,到最後,政府的長照政策可能淪於無人使用的「蚊子長照」而失敗,移工的勞動權益仍然得不到任何保障。

基於此想法,陳素香認為,應設置家庭僱用外籍看護工的落日條款,讓政府的長照機構統一僱用、培訓移工再發包至各個家庭,才能改善移工工作及私人領域無法區分的血汗處境。

服務品質參差不齊 家總:應統一管理培訓

陳素香由移工權益出發,得到希望廢除個人僱用移工制的結論,而較站在家屬及照顧者立場的家總也有類似看法。家總副主任張筱嬋表示,保留個人僱用移工的「雙軌制」同樣是他們擔心的問題。

張說,外籍看護工的照護品質有好有壞,如果請到好的看護工皆大歡喜,但有些人請到照護品質較差的看護工卻也無法要求仲介負責,假如移工逃跑後也沒辦法找到人替補,最後導致有些家屬即使已經請了外籍看護,但仍因擔憂照護服務有差池而決定辭職一起照護。為了改善外籍看護工品質良莠不齊的情況,張筱嬋主張應由長照機構統一培訓及管理外籍看護工,才能確保照護品質及家屬權益。

張筱嬋指出,為了受照顧者及家屬、照顧者的權益,家總提供了1支免付費的專線供受照護者及家屬撥打,家總會提供諮詢服務,讓雇主知道要僱用外籍看護工有什麼需要注意的事項,而她也提到《長照法》是首次注重到家屬權益的立法,與過去相關法條都很不同。

至於長照財源應從何而來?張筱嬋表示,光是派人短期取代家屬照護的喘息服務1年就需要70億的支出了,國民黨版5年120億元的預算顯然完全不足。不過她認為,現階段仍是服務建置階段,要先把設備都建置好,而長遠來看,她認為推行長照保險才是較為穩定的財源,不論國民黨及民進黨長遠來說都是支持的。

但張筱嬋也問,「錢到了,但人會到嗎?」她認為即使財源問題解決,人力問題仍然是個無解題。目前長照人力面臨的,正是「受訓者多,人卻留不下來」的窘境,在外籍看護工人數節節高升的同時,本籍看護工人數卻是停滯不前,未來應思考是否要將移工併入看護人力使用,並希望政府能儘快完成服務建置,讓資金、服務都能到位。